最新公告:
 
季卫东:人工智能时代,如何兼顾法治的技术理性与人文情怀?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8日 点击数:

   集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时代

    17日,在现行司法考试制度下举行了最后一场大测验。从此国家司法考试制度将淡出人们的视野,进入历史。明年,也就是2018年开始施行的新政,是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根据这项顶层设计的思路,考生的行业和专业涵盖面将会变得更宽广,考题将更加重视案例分析,以便通过解决具体问题的不同方案来鉴别考生的判断力、推理技巧以及综合应用专业知识的思维方式。或许基于末班车心态,或许因为依依不舍的惜别情绪,刚结束的这次司法考试报名人数达到近65万的空前规模。其中上海考区的报名人数比去年增加13.5%,为了确保考务安全,甚至还采取了人像识别技术。几乎同时,苹果公司为了纪念iphone问世十周年,发布了新的智能手机型号,特征是采取了全面屏和人脸识别解锁技术,引起网上一片吐槽。很多人半正经、半开玩笑地担心,说隐私权的保障从此可能将以男生不敢睡觉、女生不敢卸妆为代价。

    这样两个具有时代象征意义的消息同时传来,互相碰撞,在舆论界激起了不断扩散、渐次放大的涟漪。对于在座各位而言,司法考试的人像识别技术和智能手机的人脸识别解锁技术,标志着法学教育、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以及关于权利义务关系的研究都正在突飞猛进到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大数据、云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时代。今年6月初,中央政法委员会组织十几个专家学者到上海、南京以及贵阳考察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成果,各地、各机关介绍经验的重点其实已经从司法体制革新悄然转向司法技术革新。智慧法院、诉讼服务综合信息系统、电子质证、案件卷宗流转的云柜互联、智能语音庭审流程、裁量权的数据铁笼、机器人律师,诸如此类的新概念、新现象层出不穷、千姿百态、铿锵作响,既让人感到振奋,也让人顾虑相关的风险和隐患。无论如何,法院都似乎变得越来越像一座座判决工场、法官似乎都变得越来越像在流水作业线上机械作业的一个个办案技工。实际上,在很多地方,审判俨然已经成为法官与电脑工程师共同决定的结果,判决自动生成机制也很容易导致数据算法支配个案司法的事态。总之,审判空间正在发生非常激进的改革,雷厉风行、天翻地覆,并且势必影响今后各种法律机制设计以及法学教育的场域。

    这就是你们在走进大学、走进研究生院时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无论你持什么立场或态度,都在身不由己地卷入或者滑进法律的人工智能时代,不得不关注新型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对人与人的沟通过程以及法律秩序的影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大约两年前凯原法学院成立了司法大数据研究中心,从新学年起还将开设法律与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方面的选修课程。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强调我们不能不从正反两个方面来仔细观察、深入分析、全面评估“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各种波及效应,在制度和思想上采取未雨绸缪的应对举措。这种技术大变局与五百年一遇的体制大变局相重叠,似乎酝酿着世界结构的大转型。中国有句流传久远的格言:“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就是万物流转新时代对你们提出的特殊高要求。这也意味着时势造英雄,在你们这一代人当中很有可能产生出伟大的法学家,引领中国社会开创新纪元、推动全球治理确立新轴心。

    法学教育应重视人文精神的陶冶

    一般而言,法律制度的主要功能是形成秩序、解决纠纷、提供明确的预期以及价值正当性根据。所谓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关键在于树立法治理念,规范公权力的运行,培养政府与全体人民共同遵守法律规则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为此,法律体系,特别是审判制度不得不具有充分的合理性和中立性,以提高整个社会运行的效率和公平。执法者和司法者始终面对的是各种利益冲突和价值冲突,为了有效化解矛盾,法律推理和法律议论必须摒弃唯我独尊的态度,必须善于倾听不同的主张和论证,必须使决定具有普遍说服力,让对立双方都接受和认同。这样的根本特征决定了法学研究的立场和法学教育的宗旨。对于法律的决定过程而言,无论哪一种观点都可以在平等而公开的程序竞技场提出来,都需要经历说服力比赛的洗礼。换言之,法治的本质是